当前位置: 西南在线 -> 行业

财经智囊把脉中国经济实现“六稳”面临哪些挑战?

www.xnlete.cn    时间:2019-02-17 19:50   来源: 会员发布   关键词:经济

(经济观察)财经智囊把脉中国经济 实现“六稳”面临哪些挑战?

中新社北京2月17日电 (夏宾)自去年7月底中国高层提出“六稳”以来,这一关键词就频繁出现在各大重要会议,与中国经济的稳定向好紧密挂钩。

近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在北京举行,众多财经智囊围绕如何实现“六稳”建言,如何保持经济长期向好献策。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认为,当前中国正在进行的“三大攻坚战”是必须做的,但一些行政“运动式”的做法对“六稳”会造成比较大的伤害,实施政策不能“一刀切”,需要用法治化、市场化的手段来进行。

就业是民生之本,也是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必须守住的底线。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判断,中国自然失业率在5%左右,而在此自然失业率基础上,中国没有周期性失业,就无需施加过大的强刺激。

蔡昉建议,通过培训等各种服务降低自然失业率,通过改革、提高要素供给和配置等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由此既可稳增长,也可避免刺激带来的副作用。

杠杆率作为经济健康的一大重要指标备受关注。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指出,中国居民杠杆率53%左右,在全球范围内不算高,而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将近160%,在国际上可能排名第一。

他进一步称,中国企业杠杆率高的原因在于,政府“显性”杠杆率太低,而企业杠杆率中55%至60%是融资平台及相关的“隐性”债务,如果将这些纳入政府部门,政府部门杠杆率将达到91%以上。

如何稳中求进地去杠杆?张晓晶建议,第一要稳,在需求侧要稳,稳住总杠杆,必须是中央政府来发力来降杠杆;第二是进,传统企业的弊端必须通过改革的方式将其消除。

金融是经济的血脉,金融稳则经济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指出,中国金融体系有两个特点,第一是银行主导,第二是政府干预较多。

他直言:“这个金融体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它比较擅长于支持大企业,不擅长支持小企业;比较擅长支持制造业,不擅长支持服务业;比较擅长支持粗放式的扩张,不太擅长支持创新型的增长。”同时,上述金融体系在本质上对小微、民营企业存在一定的歧视性。

如何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黄益平认为,首先利率市场化是关键,其次发展直接融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非常重要,第三应规范非正规金融部门,但不能消灭非正规金融部门。

投资是驱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指出,中国的投资规模已进入下行通道;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也指出,中国当前投资下滑速度比想象得要快,基本构成了一种断崖式的变化。

如何把投资稳住?王一鸣提出,一要澄清和统一思想认识。现在一谈扩大投资,就有观点称政府“放水”,但稳投资没有错,不是一种罪孽,这个思想一定要纠正过来。

二要避免投资的挤出效应,要更大程度地调动市场投资。

三要适度加大对新兴基础设施的投资,特别是5G、工业互联网等方面的投资,此类投资的空间依旧很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