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西南在线 -> 消费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5G普及、个税改革将为消费市场提

www.xnlete.cn    时间:2018-12-27 20:47   来源: 会员发布   关键词:国际,消费,贸易,改革,市场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市场规模位居世界前列,今后潜力更大。要努力满足最终需求,提升产品质量,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发展,改善消费环境,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增强消费能力,让老百姓吃得放心、穿得称心、用得舒心。

而当前,中国正处于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关键机遇期,在高质量发展、经济结构调整深入人心的背景下,一个强有力的国内消费市场,是我国经济迈向中高端的关键保障。

2018年,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若干消费指标表现略显疲软,这为2019年的消费走势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但与此同时,新的一年,消费市场的健康发展也有政策支撑、个税改革、新技术驱动等一系列因素的扶持。2019年,中国消费市场走势如何,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对消费研究专家、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进行了专访。

5G普及将提振通讯产品销量

NBD:我们注意到,从2018年各月份公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来看,其增速整体呈现了持续下行的态势。您认为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接下来将形成怎样的走势?

赵萍: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出现下降一方面原因是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对消费预期会产生一定负面影响,所以导致了消费增速出现了下降。

另一方面,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的下降也与短期原因有关。比如,在2018年11月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中,汽车消费增速是负10%,也就是汽车消费下降了10%。因为汽车消费的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25%以上,汽车零售额连续多月的下降,必然会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受到严重拖累。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因素,就是通讯类产品增速明显下降,这也是拖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通讯类产品一般往年的增速都在10%以上,高的时候甚至能达到20%以上,而2018年呈现负增长,这主要是因为通讯产品创新乏力,特别是像苹果这样的创新领军企业,也出现了创新乏力的现象,导致了创新型消费“亮点不亮”,这也是导致2018 年消费增速放缓的重要原因。但从整体来看,2018年每个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都保持在8%以上,相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来说,消费的增速还算是较为稳定的。

我们也要注意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个指标代表的仅仅是商品消费的增速。实际上,在消费商品消费增速出现一定程度放缓,较为平稳的态势同时,服务消费的增速非常快,而且占比越来越高,商品消费的增速已不能完全代表整体消费的走势。

比如说,2018年上半年,人们用于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方面的支出,占到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已经达到9.7%,而用于服装类商品的消费支出,占到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只有7.4%。这就说明: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消费结构升级步伐表现为服务消费支出的增速明显高于商品消费支出的增长,占比逐年提高,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也压低了商品消费,从而使 商品消费的增速出现了放缓的态势。

NBD:您刚才提到,2018年通讯类产品销售走势低迷,对整体的社会消费品零售起到拖累作用。不过我们也注意到,新的一年,国内5G网络建设和运营将有重大进展,您认为这对通讯行业和整体消费将起到哪些提振?

赵萍:我认为,2019年5G网络方面的重大进展,会对于消费产生明显的提振作用。首先5G网络的开通和普及,又会带来大量的手机置换消费,为通讯类产品创造出巨大的消费亮点,其零售增速可能明显高于前几年。随着5G网络的进一步普及,我想未来通讯类产品的销售增速有可能创下历史新高,从而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产生明显提振作用。

第二方面则是5G网络的开通可以使网络消费的便利化程度明显提高,也为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业态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创造了更加便利高效的科技环境。所以,实际5G网络开通它带动的不仅仅是通讯类产品的消费增长,对于线上线下融合,对于电子商务特别是网上零售额的增长都会产生明显的提振作用。

个税改革增强消费意愿

NBD:2018年,个人所得税改革不断提速,多项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即将落地。您认为这将对2019年的消费形势起到哪些正面作用?

赵萍:我认为,即将落实的个税专项扣除,还有2018年已经实施的个税起征点的调整,会大大释放出中等收入群体的购买力。因为对于专项个税扣除来说,受益比较多的是中等收入群体,这些人收入虽然相对较高,但是由于家庭负担、养老或者是儿童教育等方面的原因,相对支出负担比较重,所以抑制了他们的商品和服务消费支出。

通过个税专项扣除这块的调整,中等收入群体消费者的负担明显减轻,他们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有了很大支撑。中等收入群体一方面有消费能力,另一方面也有很强的消费意愿,这部分人的税收负担减轻,对他们来说可能会带来消费的明显增长。所以我认为税负的调整,对于提振2019年消费的效果会比较明显。

NBD:近段时间,国内车市销售低迷,引人关注。您认为当前汽车消费不如预期有哪些深层次原因?未来汽车市场将会发生哪些深度调整?

赵萍:我认为,汽车消费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应该是两个方面。第一就是现在买车受到各种限制,由于缓解交通拥堵、减少环境污染等多方面的考虑,我国的不少城市对于汽车的购买和使用出台限购、限行、提高停车费等一系列举措。消费者购车的意愿和购买力不能得到充分释放。第二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消费者的购车意愿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在打车软件非常普及,共享出行非常便利、公共交通建设不断完善的背景下,很多人发现自己并不需要买车,买车的意愿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所以对于汽车零售额的持续下降,我觉得应该辩证去看这个问题,从客观上说,购买意愿受到抑制;而在主观上,由于其他服务的替代,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这与消费结构升级密切相关,人们更愿意通过购买服务来替代购买商品。

未来,如果要提振汽车消费的话,有两个大前提值得关注:一方面是新车的消费增长可能不会特别迅猛,因为毕竟我国汽车保有量已经足够大,所以新增的速度不可能太快;第二方面是互联网提供的出行服务对于私家车的替代作用也是比较明显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去拓展汽车消费。一是在二手车的流通市场上下功夫。从一些国家的经验来看,汽车保有量足够大之后,一些国家的二手汽车的消费额会明显高于新车销量。所以说,汽车后市场的消费将是未来汽车消费的增长点,而新车可能会退居其次,这是汽车保有大国发展的必然规律。

二是随着互联网渗透率的提高,共享出行会成为大势所趋。因此通过已有的汽车,提供互联网出行服务和共享出行服务,会成为新的主流出行模式之一。因此,我认为当前通过鼓励创业创新,使更多共享出行的新业态和新模式不断涌现,可以加快现有汽车的利用率,并且提升交通出行的消费支出。